杯酒醉姑苏.

迟来的蓝大生辰贺文

#私设颇多,注意避雷
#occ
#来迟了啊
以下正文
———————————————————————
蓝曦臣生辰贺文

近几日,我们的仙督大人变得有些奇怪,首先发现的便是平日里经常与金光瑶混在一起的薛洋。至于为什么…
  某日,薛客卿又因为某家的汤圆不甜,人家的摊子掀了。平日,若是薛洋掀了别人的摊位金光瑶定会笑着将钱赔给人,然后好生安抚,消了了那人的气的。而现在,金光摇却是盯着一处出神,对周围事物仿佛没看见似得。直到薛洋与摊主懒得争辩时,阴森森的说了一句“你再吵我就将你的舌头割了泡茶。”成功的将摊主吓得噤了声,此刻金光瑶终于回神,看了一眼周围散乱的座椅,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连忙起身从怀中拿出钱袋递给那人,好生安抚着,算是把此事了结了。
  薛洋不经觉得金光瑶有些奇怪了,从袋中拿了他的糖丢进嘴里,看着金光瑶道“小矮子,你今天是怎么了?”“嗯…?好,成美说的极是。”这下是真的有些怪了,薛洋拉着人进了一旁的巷子,小声道“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是谁又骂你了?”被薛洋一扯,总算是回了神听见薛洋在说什么。摇头答道“没有”。还没有?都对我叫你小矮子无动于衷了,薛洋开口刚想说什么,金光瑶却道“成美,你说若是我送给一个对你特别重要的人,一件东西,你觉得该送什么?”“嘁,就是为这事啊?这点破事就让你魂不守舍了。不过该送什么嘛?走,我带你去看。”“嗯”。神秘秘地带着人到了一家糕点铺门口,对着店主喊道“喂!把你们店里的那个什么蛋糕拿出来!”“好嘞”(东瀛话)“东瀛人?”拉了拉薛洋的衣袖,眼神带着疑问。“嗯,这种东西可是只有东瀛才有的啊。”对着金光瑶笑着,露出了一双虎牙。
  谈话间,店主将蛋糕拿给了薛洋。金光瑶见那东西不过有六寸,周围涂上了一圈奶白色的东西,上面还有些糖果做装饰,看起来甜腻非常。金光瑶只想扶额,就不该问这个爱糖如命的人。转头间人满眼写着想要的目光,无奈将银子递给店主,叫店主包好递给薛洋。“觉得他不会喜欢这个的,所以给你吧。”“哎呀,小矮子,你真懂我。”
  计划一,询问成美失败。
  虽然问了薛洋也没用,但是还有悯善啊,于是乎,急忙传信给苏涉,约了今晚卯时相见,苏涉以为金光瑶有什么大事相商,急忙结束了手头的事务,趁夜来了兰陵,“宗主,可是有什么事需要悯善?”,结果金光瑶问的却是:“你觉得别人生辰的时候应该送些什么”“宗…宗主?你确定只有此事?”“确定”苏涉险些站不住了,脚底踉跄了一下,堪堪稳住身形。金光瑶上前扶住人“悯善,怎么了?”苏涉望着人略有无辜的眼神,欲哭无泪,调整好了心态,想了想最近是哪家公子的生辰—蓝曦臣,是了,也只有他能让金光瑶如此上心了,思索片刻,答到:“宗主是要送给蓝宗主?”被人说中了心事,耳尖微红“是,,,悯善可有什么建议?”“蓝宗主名列三尊,天性温雅,悯善以为玉为最配。”“嗯,也只有二哥能担的起温润如玉这称词的。”
  计划二,询问悯善  可行
  其实他本来就想好送二哥什么了,不过这件物品,只得在私下送,众人皆知他与二哥关系要好,总得在宴上送些别的打个幌子,可,,,那件东西,也不知二哥愿不愿意接受....
  于是,仙督大人又开始纠结了。
  金凌来找金光瑶时边看见他小叔叔一手撑着头 ,手拿着一条淡蓝色的腰带发呆,轻咳一声:“小叔叔?”“啊?!原来是阿凌来了啊。”金凌便看见遇事从不慌张依旧能谈笑风生的小叔手忙脚乱的将那腰带收了起来,对他展现了一个得体的笑。
  ……
看来,薛洋与那些门生说他小叔奇怪是真的了。
  半月后泽芜君的生辰宴如期而至,金光瑶也在晌午时带着金凌到了姑苏,此刻,平时里 寂静不已的云深不知处现已热闹万分。
  “小叔,这蓝家的家规怎么这么多!”第一次来到云深不知处的金凌看着刻在规训石壁上的家规惊讶不已。“噗嗤,阿凌若是以后求学时到了蓝家怕是不习惯了。”眼含笑意的看着金凌,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哼,我才不要在姑苏求学!”“哪由得你?倒是让蓝先生磨去些你的那脾气才好!”一名紫衣青年信步而来,箭袖轻袍,手压在佩剑的剑柄上腰间悬着一枚银铃走路时却听不到铃响,这青年细眉杏目相貌是一种锐利的俊美因光沉炽隐隐带一股攻击之意,看人犹如两道冷电,走在金凌与金光瑶十步之外,驻足静立神色如弦上利箭蓄势待发连体态都透着一股傲慢自负。“江宗主”金光瑶向人行了一礼,金凌高兴的唤道“舅舅!”来人便是江澄了。拱手还了人一礼,道“你们来的倒是早。”“哪里,不过是兰陵与姑苏离得稍近些罢了。”“阿凌近日可有认真练剑?”“舅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要说他这小侄子哪都好,偏偏不知这脾气是随了他爹还是他舅舅。眼看这两人又要吵起来,连忙出来打圆场“诶?江宗主不要和孩子置气,阿凌最近都在很用功的,几次夜猎都进了三甲。”“哼!”“哼!”两人各偏过头,“还算他没丢人!”金凌却是个不服输的主张嘴就与江澄争辩起来,金光瑶头疼不已,乘着两人没注意到自己,连忙溜了。
  “二哥怎么还未到…”“三哥!”抬头看见了聂怀桑,换了一副温笑与他寒暄着“怀桑也到了啊?近日可好?”“唉,别提了,三哥你向来是知道我是什么样的,要不是大哥…”语气低落下来,金光瑶眸色暗了暗,轻拍人肩膀“我相信怀桑能做好的,大哥既已去就不必太沉迷于过去,你有什么困难只管找我与二哥便是。”“谢谢三哥!果然还是三哥最好了!”“嗯”弯眸笑着看人。
  金光瑶与宾客互相寒暄着。眼瞅已至黄昏,却迟迟不见泽芜君的身影,众人不免有些焦急,辛亏蓝启仁在安抚人的情绪,不然,恐怕要出乱子了。
  金光瑶微蹙眉,二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刚欲前去寻人,蓝曦臣便来了,“对不起了诸位,在下有些急务处理,来迟了片刻,没有搅了诸位的性质吧。”“没有没有” “那便好,既然如此,那就开宴吧。”
  要说这蓝家的宴会到真是无聊的紧,看则是庆贺蓝曦臣的生辰,实则笼络关系是真。觥筹交错间,金光瑶走至蓝曦臣身旁,低声道“二哥,可是出了什么事?”“阿瑶当真了解我,是忘机问灵时出了些许差错,方才我在为忘机疗伤。”“那是自然啊,不过二哥无事便好。”知晓了原因金光瑶终于放心了,温笑着与蓝曦臣说了几句,便回了自己的席位坐好。
  席间皆是一片祝词,主位之下的第三次座,金光瑶有些痴迷的看着主位上如皎月生辉的人,受着四面八方的祝语,如同是天上的嫡仙一般,直撞进自己的心里,让他心动不已,然而总有些不合群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金光瑶成了宗主又如何?哼,不过是个娼妓之子,哪配与泽芜君同位…”手指紧握成拳,隐在宽袖之下,脸上的血色褪去,不停的喝着杯盏中的酒,心中泛起无法言喻的酸楚。自己努力爬到这等高位一部分原因不就是为了能与二哥平起平坐,让别人忘了自己低贱的身份么?可,为什么…为什么还是不行!时而痛楚时而狠戾的目光与异常,自然逃不过一直注视着他的蓝曦臣,欲起身问人缘由,却被一人拦住了去路。“蓝宗主生辰之日,怎么能不喝些酒助兴呢?”“不了,在下不胜酒力。”“蓝宗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一杯酒而已,不妨事的。”“还是说,你不愿给我们面子?”这就有些严重了,虽说姑苏蓝氏是四大家族之一,却也是不好得罪人的。蓝曦臣微微皱眉,伸手欲拿过酒杯喝了,却被人半道截住。那人穿着一袭金星雪浪袍,风度翩翩的接过酒喝了。眉间一点朱砂衬的人的笑容欲发可亲,“龚宗主,二哥确实喝不了酒,我为二哥的义弟,代他也是一样的。”不知怎么的,落到蓝曦臣耳中便是“我为二哥的妻子,代他喝也是一样的”这种了。
  那位龚宗主气的拂袖而去,徒留二人在原地相对着。气氛…好像有些不对?二哥你那红了的耳尖是怎么回事!
  “阿瑶,你怎知我不能饮酒?”自己好像从未告诉过他这件事。“二哥即是不愿饮那阿瑶自然要代二哥了。”蓝曦臣只一眼便知道金光瑶在撒谎了,不过也没戳穿了他。
  看着言笑晏晏的两人,金凌表示刚才一直在偷偷看着泽芜君的那人一定不是自己的小叔叔。他小叔叔才没有那么花痴!
  “金宗主与泽芜君关系还真是好啊。”“自然了,那可是结义兄弟。”
    自替蓝曦臣挡了那杯酒以后,本想着灌醉泽芜君的仙门名士皆将“炮火”对准了敛芳尊,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饶是酒量再好也受不住了。察觉到身旁之人的不适,蓝曦臣将自己的肩膀借人靠着“对不起,阿瑶。若是实在难受便先回去歇下吧。”轻靠在人的肩膀上,被酒气醺的有些醉了,昏昏沉沉间,道“不行…我走了他们会接着灌你的,你那酒量,一杯都撑不过去的…”“阿瑶怎么知道?!”有些惊惧,“嗯,还不是你以前喝醉过,不过二哥喝醉了倒是好奇怪,一会扯抹额要送我,一会又要把我绑起来。”这下蓝曦臣懵了,送抹额?还要绑阿瑶?这…这自己的心思岂不是全被他发现了?可是阿瑶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啊…愣神之际,金光瑶竟是偷偷拽着他从后门溜了出来。无奈的对人宠溺一笑“阿瑶这是要做什么啊?”“嗯…我要把礼物送给二哥。”“那为什么要到如此偏僻的地方来?”蓝曦臣看了一眼周围,皆是一片草木,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走了那么远了。“因为这件东西不能让别人看见了!”“这么神秘啊?”只见金光瑶从怀里拿出了一条淡蓝色的腰带,上面绣着云纹,内侧还纹了一个极小的涣字。看着那腰带,巨大的狂喜填满了自己,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当然,若是金凌在此定能认出这个便是金光瑶上次慌乱藏起的腰带了。
  金光瑶瞧着蓝曦臣,见他不接,不免有些委屈,“二哥既然不喜欢,那阿瑶便不送了。这可是我亲手绣的…”遂收回怀里。蓝曦臣总算是从喜悦中回过了神,却听到金光瑶有些委屈的要收回腰带,急忙拿过,对着人弯眸一笑,如同瀚海星辰的眸子像是要把金光瑶吸进去似得,“没有,二哥特别喜欢!阿瑶,你知道送人腰带的含义是什么吗?”“自然知晓,就是把你拴住,一生一世在一起。”说罢,突然双手环住人的腰,扑进人的怀里,闷声道“那二哥愿意接受么…”他不敢抬头蓝曦臣,他怕会看见让自己失望的眼神,二哥的怀抱果然同自己想的一样,那么的令人留恋,真的好想多抱一会啊…
  意料之外,蓝曦臣并没有推开他,反而抱紧了自己。听着人胸腔传来的震动,红透了脸颊。“愿意,很早以前,我就心悦于你了。”
我,亦然。
   “阿瑶,往后的生辰你都陪我过好不好?”
    “好”
     蓝曦臣在金光瑶眉间轻轻落下一吻,伴随着一片枫叶。
     秋风萧瑟,这似乎是一种预兆了。
———————————————————————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当初说好的誓言转瞬成空。
      莫道后来。

曦瑶成亲篇(车)

http://m.weibo.cn/5519160432/4291302453227619?sourceType=sms&from=106B195014&wm=19002_90005

车技不好啊

曦瑶篇 完

【第四章】
  云深不知处·十五日后
  “阿瑶……阿瑶……你醒过来好不好?你不是说最喜欢看我笑了吗?你看看我……”蓝曦臣露出了一个牵强的笑容,沉默了好一会,道“阿瑶,我喜欢你啊!是我没有认清自己的心,你不在的日子里,我真的受不了,你还在怪我吗?对不起……阿瑶,我不该不信你,这便是你对我的惩罚吗?让我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你再一次离我而去?你打我,骂我,杀我都行啊……只是……只是你别这样对我……”蓝曦臣受不住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如果阿瑶再醒不过来,他真的又要失去阿瑶了……蓝曦臣紧紧的握着金光瑶的手,生怕金光瑶离他远去。突然,金光瑶动了动手,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开口道“傻瓜二哥,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蓝曦臣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猛的抬起头。只见金光瑶正笑着看着他,一如既往。“二哥,你方才说的我可全都听到了。”“阿瑶……”金光瑶用手指抵住蓝曦臣正欲开口说话的双唇。“二哥,我好开心,开心你也同样喜欢着我,开心在我身死的那几年里你也思念着我,开心你不恨我。”金光瑶用手环住蓝曦臣的肩,将他向下一拉,蓝曦臣便压在金光瑶身上。金光瑶抬起头吻住蓝曦臣的唇,用舌尖轻扫着,蓝曦臣被金光瑶这一系列的举动给惊住了,却也只是惊住一小会而已。金光瑶本想浅浅一吻,刚想分开,蓝曦臣却按住了金光瑶加深了这个吻。金光瑶被蓝曦臣的弄得不知所措,微微张开了唇,蓝曦臣趁虚而入,“唔唔……”金光瑶挣扎着,他要不能呼吸了,想推开蓝曦臣。谁知,蓝曦臣力气大的惊人,怎么推都推不动。蓝曦臣渡了口气给他,继续擒着金光瑶的珠唇不愿分开。
   良久,直到金光瑶实在快要窒息了,蓝曦臣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他。重新吸入新鲜空气的金光瑶娇喘微微,脸色潮红。蓝曦臣看着这样的金光瑶,强行忍住将金光瑶拆吃入腹地欲望,道“阿瑶怎么连换气也不会?”看着笑盈盈的蓝曦臣,金光瑶郁闷万分,明明先开始的是他,二哥怎么能占据主导权?不行,下次一定得挣回来。蓝曦臣看着金光瑶低头不语,轻笑一声道“阿瑶”“嗯?”“我们成亲吧!”蓝曦臣此生竟有些紧张,他害怕金光瑶拒绝他……金光瑶拉住蓝曦臣的手,一字一句道“好,我们成亲”,绽开笑容。蓝曦臣紧紧的抱住金光瑶。
  还好,这次我没有失去你。

曦瑶篇

第三章

若是别人,蓝曦臣定不会告诉他,可是问他的是面前这个人,他便一点也不想隐瞒他什么。金光瑶震惊的看着蓝曦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蓝曦臣看着金光瑶的表情,果然如他所料,他知道,毕竟金光瑶现在是人人喊打的。但还是说“我知道,在世人眼中,他是十恶不赦的,但是他曾经那么善良,我不相信那也是他伪装的,都是我……如果,我多关心他一点,他也不至于会走上歧途……”说罢,他转过身去,他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现在的样子。“你没有错……”错的是我,如果……如果能从来一次他定会做二哥心中的那个孟瑶。
   可惜……没有如果
    蓝曦臣正欲说些什么,忽然,河中慢慢走出一个身影。看到那个身形,金光瑶剧烈的颤抖起来,脸色煞白。蓝曦臣一滞“大哥……”。
   没错来的正是聂明玦。
   他已经完全成了凶尸了,没有任何理智可言了。不由分说便与蓝曦臣打了起来
   蓝曦臣却全然没有心思与聂明玦缠斗,蓝曦臣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大哥既以冲破封印出现了,那……阿瑶呢?”。金光瑶看着心不在焉的蓝曦臣逐渐落于下风,还有几次险些被击中。他想前去帮忙,无奈这具身体的修为实在太低,去了只会让蓝曦臣分心。可是却由不得他再考虑了,聂明玦直直向他袭来,蓝曦臣冲过来想要替他抵挡攻击。但金光瑶看的明白,若蓝曦臣想挡去攻击,只能生生受这一掌,而蓝曦臣恐怕也是这样想的。
   可是,他怎么舍得蓝曦臣受伤啊!天下的坏事做尽,他也不想伤害蓝曦臣一分。于是,他推开了蓝曦臣,对他微微一笑,一如当年一样,唤道“二哥……”,还未说完,便被击中,身体犹如断了线的被轰出几丈远。“阿瑶!”蓝曦臣纵身接住金光瑶,声嘶力竭地喊着。对啊……他早该想到的,他早就应该发觉的。清澈的液体流经蓝曦臣如玉般的脸庞,滴在金光瑶额间的一点朱砂上。察觉到蓝曦臣哭了,金光瑶轻柔的抚上蓝曦臣的眼角替他拭去泪水,道“二哥……不要哭……我最……喜欢看……你笑……的样子了,再……对我笑……一次……好吗?”,他快要撑不住了啊,可是这一次有蓝曦臣在旁,他便心满意足了。“别说了,别说了阿瑶。”蓝曦臣紧紧的抱住金光瑶,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这样!他在一次对这样的阿瑶无能为力。看着浑身是血的金光瑶,蓝曦臣恨自己!恨他为什么没有认出他的阿瑶!恨这样无能为力!“二哥,对不起……还有……我……喜欢你……”。金光瑶用尽全身所剩的最后一点力气,终是失血过多晕了过去。“阿瑶!阿瑶!啊!”。

(还有一章完结,话说你们想不想看rou啊?车技垃圾)

曦瑶篇

#occ
#文笔渣
#无脑产物

第二章

“嗯”蓝曦臣点点算是问好了。“刚才那位晕过去的少年呢?”蓝曦臣又道。金子言招手道“在这!”,这下金光瑶终于无法避免的与蓝曦臣对视,藏在袖子里的手一点点收紧,脸色更加苍白了。蓝曦臣看着金光瑶的脸色不好,上前握住他的手,想要把脉。谁知,他却突然甩开蓝曦臣的手,退了一步。蓝曦臣也微微吃惊,但却还是问道“你怎么了?”,“无事,劳烦蓝宗主记挂。”说完,金光瑶终是撑不住了,猛的推开蓝曦臣,跌跌撞撞的向外跑去。“这……是怎么了?”蓝曦臣疑问的望向众人,“哼!都是这群人,出言侮辱。”“你……你别含血喷人!明明是他自己身娇体弱,受不了刺激!”金子言与他们争论起来。蓝曦臣不放心金光瑶一人,也跟了出去。
   金光瑶失魂落魄地走到一条河边,河里倒映出他的身影,俊秀但略显苍白的面容更加凸显了眉间一点朱砂妖治的红,身上仍旧穿着金家校服,可……这终究不是他了……金光瑶呢喃道“这么多年了,你一点也没变,你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好?到底是我自作多情了啊……”终是控制不住翻涌的情绪了,他低声地呜咽起来。
  突然,金光瑶被带到一个怀抱中,这个怀抱,有着他所熟悉的檀香味。知道来的人是谁,抱得愈发紧了。他不知道刚才他自言自语说的话,蓝曦臣听到了多少,但是他还是不想放开,就让他放肆一回吧,即便之后等待他的是一剑穿心……
   感觉到环在腰间的手,越来越用力,蓝曦臣确是越来越心疼了。方才,他追着金光瑶到这,见他站在河边不动了,低声说着什么,不过声音太小了,却也没听清。接着便听到了呜咽,他像是着了魔似的,走到金光瑶身边,把他抱在怀中,低下头看,金光瑶的脸上遍布着泪痕。
  那一刹,他的心脏仿佛受到重击,他抬手为他拭去眼泪。做完这个动作,蓝曦臣才发觉这个动作有多暧昧,但怀中的人儿却半点没有松开的意思,蓝曦臣便也任由他抱着。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喜欢面前的这个人儿,这样依偎自己,蓝曦臣不自觉的弯起了嘴角。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光瑶终于离开了蓝曦臣的怀抱,脸颊通红迟迟不敢抬头。刚才……二哥没有推开自己,想必是没有听到那番话吧?但……但是他怎么能抱着二哥不松手,怎么能这样啊……金光瑶想着,头更低了。
   看到面前的人害羞成这样,似乎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样子,蓝曦臣不禁笑出了声,道“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很像我的一位故人。”蓝曦臣像是像是陷入了怀念,时而迷离时而悲痛。金光瑶看着蓝曦臣变幻不定的神色,试探的问“那位……故人是……谁?”听到他的问题,蓝曦臣沉声道“那位故人想必你也知道。”“我也知道?”“嗯,他……叫金光瑶”。

曦瑶篇(无脑产物 糖没有刀子)

第一章

啧,头好疼。金光瑶在半晕半醒间迷蒙不以。“你们说我们这次夜猎的目标是什么?”“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邪祟,毕竟连蓝宗主都亲自前来了。”蓝宗主……!听到此称谓,金光瑶突然清醒过来,打量四周。这里是一处洞穴,零零散散的遍布着各家的人,却没看见自己想见的那个人,不由得有些失落。也罢……也罢……金光瑶模了模自己的心口,这里……曾经被那人一剑刺穿过,至于当时的感觉,他没有感觉到身体上的痛,但是他的心,一颗为蓝曦臣跳动的心却被生生撕裂了般……如今他重生之后听到的第一个名字还是蓝曦臣,真是讽刺啊。
   忽然他的手臂被人拽住了,拽着他手臂的是一名少年,穿着金星雪浪袍,是兰陵金氏的子弟。“金瑶,金瑶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还有什么不适的地方?”语气之中是毫不掩饰的担忧。有多久了呢?有多久了,会有人在意他了呢?不过这具身体的名字叫金瑶……真的是太巧了。金光瑶道“没事了,就是感觉头有点疼。我到底是怎么昏过去的?”问出此疑问,金光瑶便观察着众人的神色,只见众人皆露出鄙夷的神情。一人道“还能怎么样?不过是一只低阶走尸,你便活活吓晕过去,头还磕到石头上。我说,你还是乘早回去做你的金家小公子吧!哈哈哈”众人皆是一阵嘲笑附议。金光瑶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前世生为娼妓之子受的屈辱,听过的骂,可比这不堪入耳多了,他倒是绝的无所谓,但是却有人听不下去了,这人正是刚才关切他的那少年这是金光瑶没有料到的。“你们少侮辱人了,只因我们是兰陵金氏的子弟,你们便要处处编排!”“哼!金子言,你还知道你们是金氏的人啊?兰陵金氏如今招人排挤还不是因为你们出了一位好宗主!”“你!”“我?我怎么了?不过,多亏了蓝宗主大义灭亲,不然谁知道那金光瑶要生出多少事端!”金光瑶的脸色瞬间惨白如纸,微微踉跄了一下,真是好一个大义灭亲呢……二哥……金子言感觉到身旁的人情绪骤然低落,便拉住了金光瑶的手,道“不要在意他说的话,这些人就是这样,眼红我们前宗主做过仙督,诋毁他。”手里传来的温度,让金光瑶震惊不已,他用不确定的语气问到“你……相信金光瑶?”“嗯,为什么不信啊?前宗主做的那些事,我没亲眼所见便不会相信的,我只相信我看到的宗主。”面前的少年满满的是对金光瑶的崇敬。“对不起”让你失望了,虽然传言过于夸大,但那些事他的确做了。“你对我说什么对不起啊?真是的,是不是哥们了。”金子言拍了拍金光瑶的肩膀,他笑了,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信他的……只要一个人就够了,真的只要一个人相信他就够了。但是喜悦之情并没有持续多久,金光瑶听到了一句“泽芜君,您回来了。”让他瞬间坠入深渊。